The God must be mad!

  周六,Boss来电,交待一项任务:去首都,时间在9月7日之后。9月7日是什么日子?残奥会开幕式之后的第二天。不晓得要我参加哪一项?
  话说北京的同学还在被网禁,要是我去的时候还不解禁,那还不成了越狱第4季?向一同学打听,这网禁要到残奥结束之后,也就是9月17日。天啊,美国都解放了,中秋都过了,嫦娥都生了。
  楼道上的照明灯都是声光控的,很时髦,可惜二楼的没有灯泡,一楼的在去年就坏了。不过最近一楼的灯又工作了,不过总是在白天没人没声音的时候亮着,晚上拍个巴掌都不肯亮。不知道这个用进化论怎么解释。
  早上起床,发现天气晴好,遂把两被套洗了。洗的时候在水里加了两小杯彩漂剂,刚加完就闻到一股氯气的味道,再看瓶身,原来错拿了漂白剂,汗……。怕晚上干不了没得盖,把其中一床铺开挂于两根晾衣杆上,中间成一平台,与阳光接触面积最大化。中午回来,发现铺开的一床中间有几只飞鸟造访的仙迹,留下几滩被晒干的太极图作为贺礼,颇有齐天大圣当年在如来手中“到此一游”的风范。

《The God must be mad!》上有2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