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差归来

  出差,就像买彩票,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突然被叫出差。有人觉得出差是好事,目前我还没觉察出来。事物都是有两面性的,旅途总是劳顿的。唯独人情是温暖的。
  记得我在北京局大院里被各位同学发现时他们都是用同一种两眼放光仿佛看到神仙的表情来迎接我。当神仙的感觉真好。J同学还请我看了一场残奥会,无意间就有幸去鸟巢了一回,可惜没看见里面的神蛋——话说当年阿拉丁也想偷,可惜那时鸟巢还没有。传说如果用那主火炬上的圣火来点一支烟抽的话,可以延年益寿,但圣火总不能太容易得到,所以它被架得老高,高得没人够得着。去鸟巢的那天是9月15号,还是中秋节后的第一天,月亮分外的圆,难怪我没看到神蛋,原来跑天上去了。那天还是中秋节的最后一天假期,所以人特别的多。鸟巢里9万1千人的座位,除了贵宾席和媒体席,几乎没有空座,大家都堵在狭小的入口处站着看比赛,我觉得那时候残奥运动员都没我们辛苦。残奥委会赚起钱来也真够狠的,卖的票居然比座位还多。中国的残奥运动员可真争气,我们进来的一两个小时内就唱了好几回国歌,各国残奥运动员也很争气,唱国歌的间隙里就产生了好几个世界记录,仿佛那是纸做的。
  比赛还没结束的时候我们就出了鸟巢的窝,在鸟巢的窝与巢架之间的楼梯里晃,隔着巢架的巨型钢梁看外面的广场和水立方。下面的广场也是人山人海,估计不比鸟巢内的人少。里面9万人,外面9万人,加起来就是一个小型城市的人口了。而此时巢外的水立方和玲珑塔还在不停地闪耀出梦幻般的色彩,与人海重叠到一起构成了极致的繁与华。而在这极致的繁华之后,便是一个词——泱泱大国。这个词通常容易引起很强的民族自豪感,但于我则是掺杂了同情的另一种复杂。浙大的郑强教授是否得人心我不关心,但他有一句话却是深得我心的。只有当西部的小学教室像东部发达城市的小学教室一样整洁明亮的时候,中国才能称得上是大国。当一种极致的繁华建在一个并不平坦甚至有些扭曲的根基之上,你能给出多少赞美呢?
  两天后,不小心在电视上看到了残奥会闭幕式。世界残奥委会主席居然念起了中文。当时我想起了我初中学英语的时候在英语单词下用中文同音字来加上“注音”,后来被英语老师发现当着全班的面高举我的书揭发我的劣迹。不晓得这位外国主席是否也在他的稿子里加了外国拼音?
  其实我们的中央政府对外国很低调,但地方政府却很不低调,有了点小“业迹”就拿到台面上夸耀,央视居然也跟风,闭幕式转播结束前不忘拍马屁:“兑现了对世界的庄严承诺:两个奥运同样精彩!”唉,大家心知肚明就行了,嘴上何必再说出来呢。
  我没想到假期会临时延长,8天变成了11天,而我的行李又是如此简单,没有指甲刀和刮胡刀,结果回来时我离原始人又近了一步,秋水共长天一色,指甲与胡须齐长。记得本科时一刀同学一边把玩一把很酷的刀一边说:男人,一定要有一把刀。那时的我对这句话还不屑一顾,现在是深有体会——如果没有指甲刀和刮胡刀,你不是男人,而是原始人。另一个体会是达尔文的进化论可能有误。出差会让人退化,所以进化应该是出差的一种逆过程。各位还是老老实实待在家里吧,不然要退化到猿人时代了,而待在家里你将有机会进化到人猿时代。

《出差归来》上有4条评论

  1. 你去秦皇岛了,总不能让你飞回来吧?
    其实嘛,中秋了,大伙都有节目就行了,坏了你们计划我还不好意思哩

  2. 还好吧,你们中秋都跑出去玩了,也不能怪我低调啊
    就看见大头和卫同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