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真奇妙

  昨天去北京西路办事,从地铁南京西路站走到北京西路我跨过了一道街,但返回地铁时我跨过了四五道街——我居然忘了该在第几个路口拐弯从而走过了头。原来人犯起神经来也是很可怕的。
  筒子楼的洗澡间热水器出问题有一段时间了,一直没修。具体的状态是有时能正常点火一直加热而顺利喷出热水;有时喷出热水二十来秒后停火了,然后任凭怎么调都无济于事,只出冷水。我每次都抱着侥幸的心理去洗澡,最近的几次也还算顺利。昨晚上第二种情况再一次出现,前一刻还被热水淋得爽快,后一刻只能被冷水浇得痛快,真是冰火两重天。还好,其实最糟的情况是洗澡打香皂打到一半没水,这种情况只有在海上巡逻了几个月的海军兵哥哥能遇上,他们洗澡只能在下雨的时候在甲板上进行。所以我应该感谢上帝。
  今天中午,小李发来一链接,是某君在其QQ空间上发的推翻相对论的文章。我一看是相对论就心跳加速,再一看是推翻就呼吸加速。然而看了一两段,论文中冒出一句:或许笔者才疏学浅,没把相对论学透……-_-!既然自己都把真相捅出来了,后面还写这么多废话干嘛?记得我小学六年级的时候曾经给某儿童刊物的编辑部写过一封信,内容是关于永动机的构造。那封皱巴巴的信人家有没有收到我是无从知晓了,当然没收到最好。现在这哥们让我回忆起了儿时,感激涕零啊!而今天,继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后,我也发现了相对论的另一个伟大用途:供NC人士消遣娱乐。

《世界真奇妙》上有2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