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梦想

  前天去宝山区参加同学婚礼。在去宝山区的遥远路途上,我和JC同学看到了上海的农村面貌。我们的社会主义新农村啊……上海尚且如此,其它地方就别太奢望了。不过去到同学家里倒是让我想起来了我们老家,这一点,后来到达的X、D、T同学也深有同感。这也好,不必过多拘束,比较亲切。新娘ZLY(澄清一下,不是张靓Ying)相当低调,除了我们被邀请的几位,想必班上知道她结婚的不会多几个。话说宴席是11点开始,下午新娘上花车去新郎家,结果宴席开始的时候我发现新郎早过来了。哈哈,80后的风格,“我的地盘我做主”。菜上得很快,后面不得已为了让新菜有地方摆,几盘没吃完的菜也得撤了。席间大家给新娘敬酒,两碗啤酒下肚我就开始晕乎了。后面JC随新娘敬酒去,一桌菜八个人的量只有我们四个人吃。T同学在席上吹起他当年最多能吃60个饺子,但他的筷子却早早搁下剩我一个孤军奋斗。两点的时候,大家酒足饭饱,拿起中华烟来练习吐烟圈,顺便在附近小逛了一下。站在一池绿水边上,X同学看着满眼的农村好风光,无比神往地说:以后要是能买下一千亩地,建个小平房,种点庄稼,那生活可就爽了……那一刻我仿佛看到浮在他眼镜背后那一句广告词:农妇,山泉,有点田。
  下午新娘上花车,我们几个男生没跟去,各自回家去了。晚饭没吃,然后至到睡觉前胃里还在撑着,那时我满脑子都在想念江中牌健胃消食片。
  记得上周F博士说桂林公园有很多桂花树,强烈推荐我们去看一看。正好这周日我终于懒到连网都不想上了,于是奔向了桂林公园,为了那满园的桂花香……到了那之后,我确实闻到了桂花的味道,不过是落在地上腐烂了的那种。
  今天晚餐的时候,食堂里突然搞了个老年工作者的欢聚活动,占了食堂大片江山。我们窝在一个角落里吃饭,有幸欣赏到了其中一个节目:一位奶奶唱起了无伴奏版的奥运会开幕式主题歌。其实在唱之前我已经预感到了一股很强的电场,但第一句唱起时还是被雷到了:“我喝你(三鹿版?!)——!(停顿许久,又重新唱起)……”那时候我在想一个问题,就是后面的英文她会怎么唱?结果她真的唱出来了,但我只听出来一句“we are family”,其它都是“啊”。我的脑海中莫名其妙地浮现出60年后轮到我们这辈人来欢聚一堂的场面,那时候的节目可能会是某老者上来清唱一首《双截棍》:“……嗯啊咳咳(咳嗽声),快使用又截棍,嗯啊咳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