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南京

  为了参加招聘会,回了南京一趟。
  从火车站回到母校,一切都是那么熟悉。主校区的银杏叶又黄了,真是巧啊,这都让我赶上了。用后来L小熊同学的话说,为了迎接大黄,于是叶子都黄了。到处找同学寒暄。真羡慕直博的同学。晚上和J同学D同学一同去吃饭,听J同学和D同学八来八去的感觉真好,仿佛又回到从前的时光。
  晚上睡L硕上铺,睡前与他们宿舍的同学一同喝了点酒。有点像大四那年毕业前的气氛。只不过那时我没那么老油条。L硕那年估计是喝过来的吧。第二天早上7点起床坐校车去南信大。招聘会是在南信大的体育馆里,参加招聘会的同学都已等在体育馆侧门。馆门一开,大家像潮水一样涌进馆里,那场面就像家乐福有2折的商品出售一样。诺大一个体育馆,诸多单位在里面分几列排开,桌前是毕业生桌后是用人单位,把整个馆场挤得像一团肉馅。招聘的人坐在桌子后面收简历登记询问筛选,拿简历的找工作的学生或接受询问或排队或像孤魂野鬼一样游荡。排队的时候碰上一个去年毕业的熟人,只不过他是坐在桌子后面我是站着桌子前面,用他的话说是他现在是甲方(用人单位)我是乙方。时过境迁,物是人非,身份早已不同。沿海经济发达地区总是比较吃香,队伍排得老长,而边远地区稀稀落落也有人投,只不过那简历收的总数对比起来太寒碜。话说有的单位早已内定了绝大部分名额,然而队伍排得最长的也恰恰是这些单位,排在江苏前的队伍整个上午一直保持着二十米以上的长度,而实际上还能机动的岗位可能不足3个,真是叹为观止。由于人才过剩,许多单位开始升格改收硕士,女生普遍被歧视。一个相熟的女生历陈她的种种被拒遭遇,硕士生尚且如此,本科生更惨,听说一个女生几圈下来,脸皮已经被撒得一点不剩了,有的用人单位直接当着她的面说不要她的简历,放上来也不看,她最终还是把简历放到了那一堆简历中,连同她所有的尊严……这种情况在近几年年年如此,往后还要加剧。不对位的教育导致了就业的困境,受苦的是众多学生,学校没有一点损失。当然这么多学生总会有一两个出人头地,到那时学校又能以他们的光环作为炫耀的资本。真是无本生意啊!
  第二天,起得老早,在一食堂里花了一块五就解决一顿早餐。出到社会才会感到学校饭菜的便宜,那果然是只有天之骄子才能享受的地方。对我来说更重要的是又吃到了食堂的食品,那也是回味过去不可或缺的一道工序。后来就在校园里漫无目的地晃,直到快十点的时候L小熊起床,带我去他办公室上网,上到中午,又去饭馆腐败。下午三点,同来的H同学买了返回上海的火车票,我的南京之旅也到此结束。
  在南京的这几天,正好学校里BBS为汉口路西延的事闹得沸沸扬扬,网络特别管理员也勤奋地删贴,骂贴一片,哀怨贴一片,嘲讽贴又一片,周日那天早上还看到有人于昨晚在南园宣传栏上用粉笔留下的贴,围观者一直保持在十来个以上,呵呵,网上发贴会被删,那就搬到黑板上,有意思。不过这篇还算比较理性,没有煽动什么,也没多大火药味。下午走之前发现那篇文章被另一篇代替,是公布该事件进展的贴。又经历了一个历史。
  南京的紫峰大厦封顶了,忘了是周五还是周六的晚上,天空转阴,一层云罩在南京城上空,紫峰大厦有一截插入云中,仿佛一座通往天国的梯。
  在南京的几天,除了早餐,每一顿都是在小馆子里吃,都是同学请客,素菜没有,辣椒不少,导致这几天我的口腔里有三处地方溃疡,而且位置都是在舌头上,真是闻所未闻! Impossible is Nothing!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