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曰:你——圆满了!

  五一前,我还在为答辩的事发愁不知何时通知Boss合适,Boss却突然先给我打来电话,问我答辩的事怎么办。我突然搞不清是谁要答辩了。原来是研部那边给各位导师发了Email催他们赶紧搞定答辩的事,5月20日是截止日期。
  去北京答辩,颇有点上京赶考的味道。不过人家古人还有娘子的叮咛嘱咐,我是孑然一身。到了北京,把论文打印出来,连致谢和个人简介加起来才50页出头。小D同学把他70多页的论文拿去给他Boss看时,他Boss看都不看,拿起来掂了掂,说:怎么这么少?人家那M同学都写了90多页,今晚你别睡了,回去再多写十几页。再看看自己的论文,捏起来似乎还没我的本科论文厚,会不会毕不了业?纠结到了晚上,终于因为懒,不想再弄了。Boss迟迟未定下答辩时间,而答辩委员的聘书又须提前几天送出,我左右为难。好在最后赶在周五下班前把聘书送出了。
  周日上午,给Boss试讲了一遍,讲了30多分钟,中间有点磕磕绊绊,Boss不太满意,把时间给我限制在25分钟以内。于是晚上对着PPT又大作手术,晚上12点半睡下,早上6点被早起的太阳照醒,7点多起床,8点半惶惶然到了答辩地点。
  答辩时我居然行云流水地讲了20分钟。答辩委员会主席C院士满意地说:节省了很多时间。然后大家提了几个着边际和不着边际的问题。看来各位老师对我这种小朋友还是很照顾的。最后,答辩委员宣读答辩评语和决议,大家鼓掌,一切都那么顺利,我仿佛听到远方的如来在说:你——圆满了!
  不过也不全是夸奖。给C院士送聘书那天,C院士让我把一本论文给他看,我说等我把论文弄成彩打后再给他送去,他说没必要,我也就听话了。结果答辩会上,Z老师就狠狠地抱怨我的论文图片看上去一片乌黑,什么都看不清。
  答辩完毕,去找C院士要论文,年事已高的C院士拿着放大镜照着文章给我指出文中几处错误后让我回去改,论文他要留下。又花了不少时间修改论文,把许多黑白的图换成彩色,最后让文印社彩打。打好送来后发现某图因为颜色太深,对比度完全打不出,只好换图重新打。折腾了一整天,终于赶在回上海前的最后一天下午五点把终稿版弄到手。既然C院士要保留,就有必要给他送去一本修改过的彩打本。哪知送到他办公室时他不慌不忙拿起原先的黑白本说:有个错误忘了给你讲,上次我没翻到那……泪奔啊!最后不得不用小刀粗糙地切了几个纸条把错误的一句粘掉盖住。好在最后拿给C院士看时他看着那边都没切直地纸条说:很好。
  原计划还要给Z老师送一本,但终究是没时间了,最后一天晚上九点多的火车赶回上海。人家唐僧取个经可是风风光光地飞回来,我只能坐着熬一晚动车一脸疲态地回来。人家都说答辩完了该轻松轻松了,我还有三个任务等着我,仿佛唐僧对悟空说:经书我先带回去,那边还有几个妖怪你去打打……

《佛曰:你——圆满了!》上有2条评论

  1. 难得见你登录留言
    预祝答辩成功(有点废话了,肯定会成功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