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见毕业

  逛母校论坛,赫然看到师弟师妹们的毕业聚餐照片冲上了十大。那些照片里师弟们占了大半江山,摆着各种各样的醉态,一如当年我们的样子。是的,毕业了,谁管谁失态呢?反正也是最后一回了。只可惜当年我没有陪弟兄们一起失态,我伪心地伪装起来了。罢了,有些事过去就过去了,还是不要后悔的好。师弟们狂妄地自称“黄金一代”,我没有接触过他们这一届,但无论如何是有些不爽。算了,随他们狂去吧。
  前两天GW同学说等我们离开那天到火车站送我们,我们说不必了。H同学说怕到时候她要哭哭啼啼的,那就有得尴尬了。她说她从没送别过同学。我跟她说,每年毕业的时候,南京的火车站都很热闹,每天都有一批批的大学毕业生来到火车站送别他们的同学,集体哭,集体唱歌,很多拥抱,很多挥手,很是壮观。
  上周,小李同学打电话来,说他这个月12号答辩,等答辩完了过来找我狂欢,白天出去逛,晚上交流星际。今天是13号,又刚好是周末,他终究是没来,而过了周末我又得开工忙活了。算了,也许他昨晚正和他的弟兄们一起狂欢,一起喝醉,今天也许在睡个天昏地暗。如果他把这机会浪费在我这,我想他将来也许会后悔的。
  两个月前听到一首歌,叫《青春大概》,那时我在想,也许我已经没有资格去谈论青春了。我已是个奔三的人了。昨晚想起这事时,偶然瞄见镜中的自己,突然有点不认识自己。
  人生苦短,聚聚散散,一波又一波,我们需要在每一站都留下点悲伤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