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年末

  上星期某日,小黄同学跟班。虽说有空调,但办公大厅里大伙都穿长袖加毛线,只有小黄同学穿件短袖T恤外面套一件无袖毛线衣招摇过市。LT同学说你怎么这样穿啊像个欧洲人一样。小黄同学说我没长袖只能这样了。ZW同学说等你有了女朋友你就有了。小黄愣了愣,问道:你的意思是说女人如衣服?

  周日去逛某书店,兜了半天,终究是觉得自己没耐心看书,一本没买。倒是被两个做调查的MM逮住了要填问卷。临走时在出口附近的流行书架上看见一本书,书名叫《世界是平的》,我的芳心蠢蠢欲动了一下;又走两步,看见另一本书名叫《世界是弯的》,我恨不得飞起一口唾沫把它啐到门处去……

  科室里来了两个来自东南亚的老外,一中年男和一老太。两老外的英语听起来真费劲。不过这也使我第一次能在老外前如此自信地讲英语。两人的名字发音也很古怪,女的念富仰,男的念查菜,不过我和小N同学背地里分别称为菲佣和炒菜。

  和两老外一起在食堂吃饭,小N说查菜生日快到了,让我问问他那生日有什么习俗。查菜用不流利的英语对着我叽咕了半天,大意是说早上会怎么怎么的,晚上会来个家庭Party。说完了,小N问我有什么习俗,我说:“吃饭。”小N忍不住笑,说:查菜说了半天,你两个字说完了。后来查菜又说了一遍,我才听明白原来早上是要给钱给僧侣。

  和查菜同志聊天,他说他们单位英文简称叫TMD,我和小N在一边默默地流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