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流涌动

  其实老早有下文的冲动,只是时过境迁,情绪时有时无。拖至今日,又重遇心境。其实有些事,以后会一直有的。什么时候没有了,中国也就有希望了。而这个希望,短期来看是看不到了。我也不太确定现在写这些感慨会不会太早。要是后面来了更刺激的,我就没有写的借口了。

  世博会刚开幕,而此时的上海有这么一幢楼,面对外界的一侧涂着新鲜光艳的墙漆,上面还画着窗,另一面或者内里还是一幢危楼。有人看到这个场景,说:这就是“中国式的面子”,而我想到的只有“中国”两字。这是一个表面平静的世界,底下却各种暗流涌动。最近已经连续有很多个孩子成了暗流的牺牲品。

  再看看最近几股暗流的始作俑者,其中一个“郑42岁,失业、无房、无妻无子”,好一个弱势群体。“据其自供的作案原因:一是辞职后工作无着,二是恋爱失败,三是受一些身边人员闲言刺激”。不知道有的人明不明白一个弱势群体人员爆起来也可以很可怕。而中国的弱势群体有多少,诸君自查吧。当这个社会越显得平和,人们的虚荣心越容易发作。有钱的人开始炫耀,有权的人开始发威,而且他们都希望其它人无法得到他们已经拥有的,或者不希望公平发挥作用时使他们失去已有的,中国的利益既得群体已经成型,并掌控着这个社会的资源。弱势群体没什么可炫耀的,炫耀是要付出代价的。不过当有一天他们的已有资本很小时,就可以忽略代价问题,这时他们就可以炫耀反抗的力量。一个人的反抗叫反社会,一大群人的反抗就叫革命。所以,其实不管每个人的身世和境况如何,大家都有炫耀的资本,那些很有优越感或者以践踏他人尊严取得快感的人们其实会瞬间成为被同情的对象。

  身为一个大国之民,我却找不到一丝安全感。想去乡下平静地度过一生,土霸王到处都是,怕一不小心我就惹错人物;想到城里借一禺偏安一角,没有借禺的资本,就算借到了还怕有被拆迁的危险;想在东部生活,怕被七十码撞到;想在西部生活,怕被埋进豆腐渣里;想去买点食品,怕吃到三聚氰胺和农药;想去医院看病,怕被接种问题疫苗或注射问题药品;想说点事情发表点意见,怕被跨省追捕;想安心走路,怕撞到拿枪的警察或押钞员……要是不小心惹错了某些权贵,会有莫名其妙死去的危险;如果真的挂了,有人派来法医在那布满伤口的尸体上验尸,但结论很可能是自己摔跤摔死或自己内出血;其他人还想多说什么异见一律以诽谤造谣罪论处;进了监狱的人将会有更多花样的死法……想在这个泱泱大国里找一个安身立命之地何其难啊!

  范仲淹说: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不过现在很多物并不喜,很多悲也不是自己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