喔,原来你也在这里

  曾经我很热衷于种菜和偷菜。在那些有闲无MM的日子里,这的确是众宅男排遣寂寞的好办法。何止是宅男?宅女们也爱这个。那时,拼命“挣钱”让自己有个好排名是动力之一。但自从我靠偷菜发家以后,某一天,我发现有些朋友总是能轻而易举地“挣到”数十倍于我的“钱”。其实他们的门道我也清楚,那些帐号都拥有一个马甲军团。只是我不想学这招。渐渐的,我越来越觉得偷菜没意思,于是我改为只种不偷,而且只种草。其实这是源于这样一种被压抑而导致变态的心态:无论我怎么偷怎么种也不会赶得上人家的步伐的,那我就屯仓好了。也许有一天会有人在我面前炫耀他的菜园多么有钱,那时我就可以亮出我的粮仓让他看看我有多少根草。假如他家牧场有需要,我还可以拔点草过去慰问他家牧场里的马。我知道很多家的马都很欠草的,尽管那些家普遍都很有钱。

  当我的仓库粮草屯够一万根时,我觉得够了,于是停止了种菜。这大概让那些经常来偷我家菜的朋友小小郁闷了吧。在那段种菜偷菜和只种不偷的日子里,我家的菜园总是很受欢迎。否则我的魅力值怎么会几个月内就飙到一万呢?其实我种的那点菜也不值钱,全是些花花草草,后来连花都不种了,清一色的草。我知道,大家都不图那些钱,只是图个收获的快感而已。在网上当个快乐的小农民,那感觉我有过体会的。自从我停止种草后,我的魅力值就定格在了一万出头那个值上。不知道那些爱偷菜的朋友能不能习惯少一个可偷的菜园这一现实。

  可是两个月前,我又重操起了旧业。为什么呢?其实原因在于我找不到要停止种菜理由。我的现状并没有改变,我只是比以前忙了些,可是忙完之后的那些空虚还是和以前一样,我凭什么就可以停止种菜呢?于是我又接着种草,以及那些被挖到的各种种子。不过再没有人来偷我的菜,大概被遗忘得久了,他们已经不习惯去逛一个陌生的菜园。我种菜的生涯就这样波澜不惊地继续着,没有人来打扰。只是想到那些偷菜不为钱只以收获为乐趣的开心菜农们的幼小心灵已被我扼杀,我就感到惭愧不己。偶尔我也会再起贪念,种点人参,温习一下那点一次性收获几十万的成就感;也会种点摇钱树,因为不小挖到了。一看到那些挖来的混在种子堆里扰人心神的各种杂种我总是想要把它们刨坑埋了——可恨的是它们总是要长出来并成熟并被收获并再被挖出。由于人参有防护期,一般人偷不到,而摇钱树就没有这个问题。于是我又看到我的农场动态里稀稀落落的有了些访客记录,不过很长时间来也只有稀稀落落的几个访客而已。直到前几天,我突然发现有一种种子种起来比人参更有优越感,于是买来种了一园子。隔了两天它成熟了,正好我不在,晚上回来,只见所有的能被扫荡的成果全被扫荡,农场动态里也是一片繁荣。我隐约能感觉到十几个小时前我的菜园里熙熙攘攘的景象,众“菜农”们忙着收割,只欠奶茶一首歌助兴:“……若不是你渴望眼睛 若不是我救赎心情 在千山万水人海相遇 喔 原来你也在这里……”

《喔,原来你也在这里》上有2条评论

  1. 有空偷菜还不如看星际视频呢。
    唉,你真的得找个女人才行。

    1. 时间不在一个尺度上,没有可比性啊。我只种不偷。
      我觉得我对待事物风格是一路的,对篮球只是打不怎么看,星际也这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