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12日

  前些天,与几位同学去打羽毛球。订了两个小时的场地,才打了一个小时,大伙就集体累趴了。上场的时候互相推让。想起去年,个个生龙活虎。小宝同学号称“永动机”,能以极快的速度从后场突到前场救球,能从前场迅速退到后场并把球抽回对方后场,能让对方扣杀到累死依然没丢球……现如今只有感慨年纪大了,大家都老了。说起小宝,这哥们最近刚当了爸。之前还是准爸时期,他一边担起博士学业,一边扛起了持家重任,如果说那时的他是一个保姆,那一定是有史以来学历最高的保姆。那时他严重脱发,以至于后来全成光头。现在他家姑娘在千里之外的家乡休养,他的头发也在秋风的抚慰下开始茂盛起来。由此可见头发与媳妇是不能共存的——他的头发肯定是被媳妇给拔光的。
  小宝累了就坐在一边玩弄起他新买的手机。折腾了一阵之后便向我介绍他对手机的研究进展:最近刚把手机系统破解了,以后装软件就不需要签名了;顺便把屏幕解锁方式改进了一下。说完他向我演示了他DIY的解锁方式:按下某键,黑色的屏幕亮出一幅美女图,下身一条牛仔裤,上身只留一件bra。用手指按住bra部位并拖动至下方,伴随着bra图片的移动,屏幕解锁了!不过各位也不必激动,因为bra图片移开后看到的还是bra。
  昨晚吃饭,又遇见小Z,而且是和一位美女在一起。话说他前一阵刚和一位叫小Ting的美女闹了矛盾,没想到这么快又有美女相伴了,这女人缘好得让我各种羡慕嫉妒恨。吃了一会,我想打个馒头,正好借机走近瞧一瞧美女。结果走近的时候,那美女一回头对我打了个招呼——哎呀,这不是小Ting吗?!一个大问号直接把我击晕了。
  晚上回去,面对着空空的宿舍,独自惆怅了一番。小Z床架对面的桌子上摆着几个葡萄,那是他中秋那时洗了吃剩的,现在已经成了葡萄干。洗完澡后已是一点多,累啊,躺在床上很快就睡着了。今天早上8点醒来,穿衣刷牙洗脸穿袜子,突然想起了什么,又把袜子脱掉,涂上达克宁护脚霜,再穿上袜子鞋子,出门上班。劳累的一天又开始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