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6日

  最近,老龙同学的办公桌传来异响,引来若干位同学前来找稀奇。老龙本人常常不在,但他的电脑一定常常开。以他的繁忙程度,那段开机的时间实在影响他的工作效率,当然他也常常远程登陆使用。然后前来看稀奇的人只听到鼠标点击般的响声,却不见他本人坐在座位上。在一番究探之后,终于发现是他的电脑风扇在发出声音。老许同学估计也发觉了,但鉴于声音不大,他一直没有处理。那天,他的电脑风扇声音升级为老鼠叫的声音。老许这回终于憋不住了,于是向我借了皮老虎和刷子,把机箱推到走廊外。我走出去看热闹时,发现他手上还拿着一把螺丝刀!而他正绕着机箱到处找着什么。我不知道他是要找机箱上的螺丝还是在找撬机箱的缝。我及时阻止了那把伸向机箱的万恶的螺丝刀,把机箱顶上的机关往外一拉,帮他打开了机箱侧盖。老许于是开始把机箱颠来倒去,一边折腾一边刷灰。刷了一会,他又把机箱侧过来做了一个倒垃圾的动作。机箱挪过后,我果然看到地板上有一堆灰。接着,他又把机箱立起,继续吹吹刷刷,不时把机箱放倒并在上面拍打,仿佛那只是个木箱子。经历了一番折腾,机箱里的灰终于基本清理完毕,老龙同学把机箱盖合上,推回办公室,身后留下那些堆在走廊上的灰,那是他几年来日夜繁忙的见证。
  看到网上推荐了一首新歌《荷塘月色》,我把它下载下来。刚听了个前奏,我就顿然想起,原来那满大街响的手机铃声用的就是这首曲啊。这首曲是凤凰传奇组合所唱。对于这个组合我是早耳闻。以前满大街的《月亮之上》就已经让我感受到巨星的魅力。那粗犷高亢的嗓音能把人给唱到月亮之上去,因为那种嗓音总给人一种一直在飞的感觉:他们在春晚上唱这首歌时,敲着自行车吊着飞;他们在拍这首MV时,骑着马吹着风貌似在飞;他们唱着唱着,紧接着就唱出了《自由飞翔》。然而这《荷塘月色》前奏结束后,一股婉转轻柔的嗓音传到耳畔,萦萦绕绕。我就差点以为我听错了。没想到那粗犷的嗓音还能唱出这般江南小曲。我渐渐陶醉在这摇船般的歌声中。陶醉了一半过的时候,突然听到一些杂音,我心中顿时有些不爽,心说这谁在旁边瞎折腾,影响我欣赏古典音乐;然而这杂音不但没消,还变成了一阵念叨,我仔细一瞧,原来是歌里有这么一段男声朗诵。这一朗诵就把我从江南梦境中一下揪回到凤凰传奇的本色境界里。我心中一阵嫌恶:此男怎么老像个幽魂野鬼似的,冷不丁跳出来煞煞风景念念经,要抢女主唱的风头。其它歌里念念也就罢了,这首歌里他的出现让我恨不得把他飞踹到荷塘里去。一时心血来潮,我百度了凤凰传奇的老底,得知女主唱是内蒙的,男伴唱是非内蒙的。怪不得这两人唱风不是一个调。借着女主唱的嗓子,念念有词也能火,唐僧当年没找个草原妹子泪奔得紧啊!
  自从听了凤凰传奇的歌后,我发现原来草原上不止有风干牛肉,还有风干忧伤,风干寂寞,风干温柔……更多风干特产敬请留意凤凰传奇后期新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