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之《1942》

  先吐个槽吧。经历了一百多天的苦难,星星最终被迫卖身换粮。她跟父亲说这个决定的时候,走路有点飘,气有点弱,可是小脸蛋这么红这么圆润,我很难相信这一百多天是啃着木材灰熬过来的啊。化妆师还需要再敬业一点。
  神职人员小安是个代表。代表着几千年来苦苦寻找可靠信仰的人们。人们追寻着各种各样的信仰,佛主,菩萨,上帝,耶稣,真主……相安无事的时候,信仰给予我们慰藉和力量,信仰不同的人们还会互相游说同化。可当大灾来临时,信仰连个P也不是。小安问:灾难来了,主既然看见了,那他在干嘛?庆幸的是这个世上还有恶魔这个概念。多么美好的借口啊!要不是恶魔的存在,主就要独自一人承受这千千万万次的责问。
  影片的结尾,旁白说那个被老东家领走的小女孩成了旁白者的母亲。看来这个旁白者就是故事的作者了。故事也是从老东家传述给了小女孩,再由小女孩转述给她的儿子。这一转述,内容就会打折扣。相信再多的笔墨也很难重现1942年的惨境。历史就像流水,土地却还是那片土地。大西北那灰蒙蒙的天空下一望无际的芦苇荡是否依旧?
  看完《1942》有点别扭。看完不落泪会自责太冷血,但这确实又没把我感动到。说起感动我就不由得想起《唐山大地震》中徐帆下跪那一幕。两部都是冯小刚拍的。或者沉重和感动是两回事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