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妹的喜糖

  师妹发喜糖了。
  喜糖很简单,没有花哨的包装,甚至没有分成一份份。她委托我把一包掺了几颗糖的花生分给全办公室的同事。面对如此简陋的喜糖,我的表情没有任何异常,以免被误认为是一种嘲笑。其实心底泛着一股醉楚。
  师妹最终还是选择了和她一起在大学牵手走过的那个人。记得她刚毕业入职的那几个月,每天晚上都在宿舍楼道上打电话。北京深秋的夜晚很凉,厚厚的衣服裹着她娇小的身躯,仍然不足以驱除寒冷带来的颤抖。小小的手执着电话紧贴在脸上,语细话绵,脸温手凉。偶尔和路过的我打个照面,她面带微笑,打个招呼,表情单纯得就像三个半边括号拼成的笑脸。后来听她的闺密说,她和电话那头的他分了。大概异地的不确定太大,柔弱的爱情承受不起。然后有个他开始追她。一个月后,已经有了两人牵手的八卦传闻。但闺蜜又说,她的心并不在那里。大概,电话那头的那个他还有来北京的可能;大概,这个他并不如意……没多久,她就被外派到南方实习三个月。那三个月发生过什么故事,我无从知晓。只听说这个他去了南方找过她,然后失恋了;另一个闺蜜说她仍然是有男朋友的,还是电话那头的那个他。实习结束后,有关她的八卦就再无续集。去年秋天,我在马路上看到她和一个大个子男生手牵手走在回宿舍的路上,只看到了背影。大概,电话那头的他终于来到了北京,从此不再异地。再后来,她的微博上有了婚纱照:一个大个子男生牵着一个红衣蓝裙的娇小女生走在长长的铁道上,依然是只见背影。在今年元旦,她回南方办了喜酒。所有关于她的八卦念想,从此了断。
  师妹的微博向来是发游记图片的多,频次很低。元旦之后,突然有几条微博风格迥异,似乎隐藏着离别的思念。有一天晚上,我们都正好在值夜班。我去找她,她回过头看我时,我分明看到她眼里未干的泪水。为免尴尬,我打完招呼就走了。又过了一会,她过来和我聊天,泪水早已没有痕迹,似乎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干完活后,我过去看她,本想聊几句就回去睡觉,不料一聊就聊了两个小时。她聊起到处去游玩的开心经历,包括她在南方实习的那三个月。但除了游玩的内容没有更多。她还说起她在上海实习的时候,有个姐姐曾经对她说过一句话,瞬间洞穿她的内心:其实你可以再开心一些。
  我把喜糖分给了同事一些,然后自己从里面挑了几颗最甜的糖吃掉。吃完了还是觉得冲不走心里的酸。其实我期待的画面是这样:师妹抱着一大包各式各样的花哨的喜糖,满面春风地给每一个人人手一包地发喜糖,欣然地接受每个人的祝福,脸上洋溢着纯真的幸福。

  二零一三年一月二十六日

《师妹的喜糖》上有4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