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29日

  我今天才意识到,周三那次课可能是我学位生涯的最后一次课。那是我的学位英语课。头两节是口语课,后两节是写作课。
  教我们口语课的老师是来自捷克共和国的女老外。她的名字发音听着像大妈.咖哩。那天正好是圣诞节,但因为是在中国,无假可放,她很惋惜。那堂课的内容是最后一组同学完成期末报告。这也是我们的口语课考试的方式。老师要求内容跟科学有关。基本上大多数同学都是把自己的专业领域搬出来讲。其中一个女同学讲了关于打呵欠的内容。课后,我好奇地问她学的什么专业。她说她是学生物化学的,打呵欠不是她的方向。交谈的时候,我发现这个漂亮高个的女生与我离得很近,而且说话的语气很柔。从来没有哪个女生第一次和我聊天就凑这么近的。我问她是不是博士生,她说她是硕士生。我心里默默叹了口气,看这情况她应该是个90后。
  教写作课的老师不是老外,用中文讲课,偶尔夹点英文。我的听课压力小了许多。我的词汇一向很糟。英语考试向来没有过好成绩。这一点,在第一次写作课作业的得分上已经印证了。那次作业我的分数是7.3分。我后面一哥们得了9分多,是全班最高分。我当时就对他肃然起敬。中间有一次小组合写的作业,这哥们和我们一组。大家自然把最后的压轴修改任务交给了这哥们。这哥们果然不负众望,我们的小组作业得到了最高分,作为范例在课堂上点评。这次课,老师讲评了最后一次写作作业情况。我后面那哥们得了9.0分,还是全班最高分。这次作业其实我写得感觉良好,感觉会有一个不差的分数。看到发下来的作业,发现我的得分是8.7分,比我预想的要好。不过我并不知道这个分数是什么概念。老师在念出后面的分数情况时,第二名念的居然是我!临近下课,老师居然向我们发饼干和糖表示圣诞祝福。她告诉我们由于下周三元旦放假,故今天的课是最后一堂,明年没机会再见了。最后,她还单独给我们最后一次作业分数排前五名的同学发了糖。我突然觉得,之前所有那些很差的作业分数给我留下的心理阴影都烟消云散而去,之前那些拿过好分数的同学们都没有像今天这样得到物质奖励。在合适的时候得到好成绩是多么的美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