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2日

  傍晚吃过饭,已近六点。我本想回办公室看场电影消消食,之后再去跑跑步练练体能。我似乎注定是个优柔寡断的人,事前安排好的计划经常会在执行前变来变去。突然间我就改成骑车消食了。这会的天空很清爽,空气很凉。因为刚在一个小时前飘过一会雨。这雨刚足以打湿地面,马上又被吹干了。天上的黑云尾巴渐渐被拖走,夕阳又重新露了脸。
  既然是为了消食,我就没有目的地。本来我是想一路向南,骑出一个小时后往回返。骑出几分钟后,我突然想起有个计划中今天要逛的商场还没逛。于是我又折道奔向商场。到了商场小转了一会,没找到我想要的东西。于是我继续向南骑。方向虽然和原来一样,路却变成了三里河路。这条路靠近商场的这一段我还算熟悉。去年我来过,在著名的银杏大道拍了些风景。这会路过那些银杏,叶子是绿的。接着还路过钓鱼台,玉渊潭公园的东门。再往南我就不熟了。到了木樨地,我又改了主意,改成往东沿着长安街一直骑。
  那会我觉得我可能会在天安门附近被拦住并往回赶。因为昨天看新闻说进地铁要各种安检,更别说天安门了。早在上上个周末我就发现天安门已经开始执行安检了。过了复兴门,我就陆续看到有官兵站岗,还有巡逻车。有一回我看到前方有一辆黑色居然停在路边占着自行车道,我心想这车主也真大胆敢在长安街上停车!待我绕到车前,发现有警灯在闪。在再往前,自行车道上就开始有交警站岗。自行车道逐渐变宽,宽得可占四条车道。不过公交车靠站也在这条道上。交警只专心管好红绿灯下的秩序,不拦人检查。我于是居然顺利地到了天安门广场前。巧的是正好赶上国旗护卫队收旗回营,广场附近上万人围观,一切车辆停止;不巧的是我刚好错过了降旗。等护卫队入完营,天安门恢复通行。此时天色也渐暗下来了,呈现出暗蓝色。路灯早已亮起。但天安门城楼上并未亮灯。远远望去,城楼的轮廓嵌在幕色中,就像一道剪影。上面的一道弯弯的月亮,柔和地点缀着夜幕。
  过了天安门,随着离天安门的距离越来越远,安保人员和交警也越来越少。不知不觉就到了王府井。从复兴门过来,长安街两边的大型建筑无不隐隐透出一种霸气。驻扎在里边的单位也非同寻常。几个核心部门自然是少不了的。正回味间,一个写着国安部的牌匾低调地闪过我眼光。
  骑到建国门时,已接近8点。我于是向北折开始往回返。到了朝阳门转向西折。从朝阳门进来这条道,虽然离长安街不远,建筑的档次却降了很多。各种小摊小店都有出现。过了故宫北门,就是北海公园。北海和中海的分界桥上,北侧驻扎了一排人,老老少少,都在架着鱼杆穿过桥栏杆缝钓鱼;南侧零散地站着几个黑西装便衣。这两侧的对比让人忍俊不禁。
  二环线里虽然贵为北京核心城区,但胡同小巷还是很多。偶尔在平常小巷里看到一个挺古典的大门,旁边的墙上嵌着文物保护单位标注石刻,表明这里面是一个保存完好的四合院。但看起来里面应该是有人住着。
  等我回到出发点,已是接近十点。从西二环到东二环,再返回西二环,不知不觉骑了三个多小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