溜冰日记

  今天和几个同学去北大未名湖溜冰。上午十点坐校车出发,在科图下车后直奔北大。中午饭都没吃就直接交租金上场了。
  同去的人里有一个之前去过一次,另一个滑过旱冰,已有一点基础,不过还是会摔。其他人包括我,都是第一次。刚穿上冰刀那会,还没开始练就直接在场边上练习了几把摔跤。进到场中,未名湖的冰面就开始被我的屁股狂吻。有几次还被几个PPMM看到了……还好周围也有人在做同样的动作,不然可羞死我了。看着人家那些老手们单脚溜得顺溜顺溜的,羡慕啊。
  同去的女生里有一个极有天赋,一直没看见她摔,开始是慢慢地溜,到后面就两手插兜悠悠然了。在经历了N次摔跤后,我终于学会了一个比较漂亮的摔跤姿势——摔之前挣扎几下,转体180度趴下。再后来领悟到一点前进的门道;再后来学会了滑行——只是停不下来,还是以摔跤收的尾。有时在滑行中快要摔时我本能地伸出一支脚,重心移到另一支脚上——结果我在原地打了一个弯没摔成。就这样我还没学会溜冰却先学会了打转急停,而此时那两个有经验的同学还在为练此招式努力的摔着。练了两个小时,又渴又饿,有人去买了包子和饮料,几个人狼咽一顿。吃饱后大家摔得更欢了……
  渐渐地,我溜得越来越顺了。唯有几个怕摔的女生还在小心亦亦地练。看来怕摔是练不成溜冰的,就像怕呛水是练不成游泳的。不过此时我的手腕已经摔得快脱臼了,而脚也被硬硬的溜冰鞋磨得生疼,只是溜得太投入。但取得如此成就,进步速度已经让同来的几个人惊叹了。
  下午2点半收工回校。换掉溜冰鞋后走在路上还有点飘乎飘乎的感觉,重心还在一左一右……晚上去洗澡前脱下袜子,发现被磨的地方早已脱了一层皮,走路的时候那叫一个疼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