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假日记(一)

  2月3日(周六)于家中
  从学校到家里差不多一个星期了。原以为回到家就可以上网了,不想网线被剪断了,所住的楼全部无法上网。郁闷。
  回想1月29日那天登上开往家的方向的火车,已是4点。火车开出不久就天黑了。之后便是漫长的旅途时间,在和邻座打牌聊天中消遣,在睡觉和看风景中打发时间。火车穿过山山和沟沟,黑夜里不知什么时候过了黄河和长江。窗外的房屋、田野和村民构成一片平和的景像,似乎感觉不到台海战争的临近。虽然车底传来车轮与铁轨的撞击声表明火车的速度很快,时间的漫长总让我觉得火车像只菜虫一样慢。不过在这一个旅程里跨过了地球的16个纬度还是蛮有成就感的。
  30号晚回到南宁,在一小学同学LKR的住处呆了两个晚上。另外一个小学同学LJ也一起过来聊天了。两人都在南宁工作。第二天晚上LJ同学请了顿火锅,花了190元。我们边吃边聊。听着他们说着工作后的生活,尤其是那些在酒场中的交际,我对工作渐渐有了恐惧感。其间LKR曾无比感慨地说,很怀念在学校的日子……
  两个同学白天都要上班,不便陪我,我也只好趁早回家。2月1日中午到达家里。刚进门时看见想出来迎接的母亲,头发又花白了些,看起来更沧桑。母亲年纪又大了。我不敢用“老”这个词。老哥已回到家中十来天。下午,那个从中学就一起玩篮球长大的年纪比我小个头比我高的伙伴AL也回来了。傍晚我们一起去投篮。第二天上午我去把头发理了,下午老哥、AL和老爸去打牌。因为我的牌技臭,所以被列为替补在一边看。傍晚我和AL去单挑,不过场地都被刚周末放假的初中生给占了,我们只好在一个没有篮圈的球场上打,砸进中间的方框算进球。那些中学生们看着我们两个人像傻子一样把球往篮板上砸,我们也没忘记给他们奉献一场花哨的运球过人表演。
  生活又回归到平淡无奇之中。
  
  2月4日(周日)于家中
  今天上午在家中看电视,电视台又在放西游记,是第16集下,女儿国国王向唐僧表白那一段。正好是我最喜欢看的一段。在我看来这是西游记里人物表意最传情,人物对白最经典的一段。
  女王邀唐僧深夜观赏传国之宝,被女太师带入女王寝宫。唐僧三徒弟则被盛宴于客房。沙僧问悟空女王此番作为是否歹意,悟空其实早已明白女王心思,只坏笑说没有歹意,说不定还有好意。沙僧问那师傅会不会有事,悟空只说那就看师傅的道行了。此时女王寝宫中女王频频向御弟哥哥(唐僧)送出秋波,唐僧频频退避。女王手执红烛盈盈地说自幼在宫中长大享尽荣华富贵,不曾尝过人间欢爱,如今遇上哥哥愿让出王位与哥哥结为夫妻,哥哥为王我为后从此双宿双飞。唐僧面朝他方说我是出家之人心中早已四大皆空,说罢双手合十闭上双眼。女王说你口口声声说四大皆空,却紧闭双眼不敢看我,你若睁开双眼看我,我不信你两眼空空。唐僧此时欲睁不敢睁,欲看不敢看,两额上早已汗岑岑,但若不看便如女王所言——四大皆空只是句空话,他只得正眼看了女王一眼。那一看真是不得了,唐僧被女王的绝代芳华惊得不见了三魂两魄,嘴巴微张着呆了两下,慌忙别过身来双手合十念阿弥陀佛,额上的汗渗得更厉害。女王上前,纤纤细手搭在唐僧肩上柔声说道,哥哥,你就答应我吧。唐僧起身避之,女王从后面走上前来再次婉求。唐僧说我已许身佛门,与唐王有约在先,请陛下放我等西行,来生若有缘份……女王说我不想来生,只想今生,你我今生是有缘份的。说罢想把头靠在唐僧肩上,唐僧挪开一步,女王拉住唐僧袈裟,唐僧向后挣脱并倒在女王的床上,女王上前俯身贴近唐僧,两眼深情地看着唐僧,唐僧侧着身子看着近在咫尺的女王的脸,嘴巴微张着,已失去了反抗的意念——用现代的话说就是被电得全身酥麻了。恰好此时琵琶精现身将唐僧变没了,不然剧情发展下去,西游记就得改写了。
  剧情本是虚构,谈论真假已无多大意义。但倘若历史上唐僧真的有此番遭遇,在那一刻他必然是动了心的,只是关健时刻有妖精感冒破坏了气氛,若不然唐僧经受往考验的假像是无法造成的。他提到了来生,说明他今生不从只是有约在先,他看女王时的眼神早已出卖了自己。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这是千古不变的真理。只可惜,唐僧注定是要修成正果的,女王注定是等不到她的御弟哥哥的,这段姻缘也就成了无果之花。对女王来说,那是在错误的时间里发生了错误的爱情;对唐僧来说,那是他一生中唯一的关于爱情的回忆,女王是唯一曾让他心动的人,若不是为了四大皆空,这段回忆是很值得珍藏的。
  不过也怪我笔拙,在这里女王被我写得像个女流氓,其实在我眼中女王还是很淑女的。关于这个人物的形象最好还是看电视剧本身,能当上女儿国国王的自然不是一般人物,无论姿色还是姿态都是一流的。网上有评论说,中国最美丽的女子便是这个扮演女儿国国王的演员,因为她饰演的女儿国国王最符合中国人的审美观——端庄,典雅,贤惠,淑女……能形容一个美丽女子的所有词汇都可以用在她身上。
  而关于这个演员,有一段不得不说的故事,其实当年她与徐少华(扮演唐僧的演员)合作时她的确是爱上了徐少华,不幸的是徐少华在出演唐僧之前刚结了婚。多年后两人相聚于央视某访谈节目,她仍未婚……遥想当年那一段戏两人演得如此传神,原来真作假时假亦真,令人无比嘘唏。也许这也是我为何如此钟爱那一段戏的原因之一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