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假日记(四):童年

  今天下午和老哥去找儿时的伙伴玩。现今大家都长大了,已工作了。像我们这个年纪,有的人已为人父人母,而我们都未婚,这让我们还能找回孩提时代的感觉。是谁说小时候总想长大的?一辈子都做孩子那才好呢。
  聊过天后就去逛街。儿提时代逛过的那些老街大部分都没变。老哥提起小学时代在上学放学的路上常常见到的那个补铁锅的老头,那个拉风箱的老头,那家曾经的老粉店……儿时的回忆被悠悠地勾起,很多很多……
  原想多写点儿时的记忆,但发现终究是写不完的。也罢,就让它静静地美丽去吧。
  来到奶奶的住处,奶奶年纪很大了,还好骨子还算硬朗。堂弟快小学毕业了,没那么闹了;堂妹快上小学了,接了她哥哥的班,还是那么疯,见了我一阵风似的冲上来,又是钻又是咬,我的手上到现在还有她的牙印,看在她是个小美女的份上饶了她,看来上次从北京带回来的糖不该给她那么多吃。我猜等她十八岁的时候她就疯不起了,要不然看她怎么嫁出去……十八岁的她一定是个文静的大美女。
  晚上,邻居家奶奶带小孙女过来玩。此女父母都是高个子,于是不到一岁就比同龄人大块许多,神经很不发达,还在地上爬时怎么打她PP她都不会哭。现在刚满一岁就走得很溜了,见了什么都叫“芭芘”,至今无人能懂。今晚不知怎的她特兴奋,一会走到这边往床上趴,一会往我怀里钻,一会走到奶奶那。肉乎乎的很可爱,全身散发着很好闻的婴儿气息。
  再后来,大舅打来电话,说表侄满月了,明天办酒席,让我们过去。可惜妈妈明天还得上放假前的最后一天班,去不成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