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假日记(六):过年

  过年了。没了小时候的乐趣,因为不玩鞭炮了。其实还是想玩,只是觉得太浪费钱了。想起小时候一群年纪相仿的小伙伴大年三十聚在一块各自拿出自家的烟花一起烧,快乐无比,那时的春节真让人期盼。现在长大了,伙伴们都散了,春节变成了宰鸡填肉贴门联的无聊日子,因为我不能再玩了,要干很多活。
  几天前母亲感着冒还包了米粽。很好吃。只是到现在母亲的感冒也没见好。唉,妈妈真命苦,连个年都过不好。有些话我都不敢说了。在北方,过年没有米粽吃,只有饺子。可我在学校吃饺子时怎么吃也吃不出个味道。
  更前一点的某天早晨,老爸从外面买回了两个包子给我们当早餐,我又尝到了久违的家乡的包子,又香又甜的包子。关于我和家乡的包子我可以写成一篇论文,总之故事很长。北方做的包子和馒头永远是没味道的,除了馅。
  今晚,隔壁有人送来一袋新鲜的龙眼。我正奇怪冬天还能长龙眼呢,妈妈说那是送的人从海南带回来的四季龙眼。真不简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