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至

06-23 夏至
  突然知道今天——切确地说是昨天——是夏至日。难怪周四那天下午知了叫得那么狂。似乎这是我在北京第一次听到知了叫。傍晚坐在自习室里看书,时不时地看看窗外,再看看教室墙上的钟,想知道在一年中这一个最长的白天是于何时结束的。时钟指向7点45时天色渐暗,指向8点时天准时黑了。
  小W同学的生日居然是夏至日!上午给他发的贺信一直没回。难道去黄山后就一直没开机了?算了,只要一路顺风就好。腿儿早点康复应该是他目前最大的心愿吧?

06-21 车胎也疯狂
  车子前胎没气了。
  上次去打羽毛球,骑之前嫌气不足,给前胎加了点气。结果,骑到半路前胎越骑越没气。回来的路上,车前胎直接扁掉。我心想,车子又和我闹别扭了,前胎又漏气了,要补一补了。最近一直忙,也没钱,拖到今天才想起要修车了。于是骑到玉泉东,找一师傅补胎。
  车胎撬出来了,充上气放水里泡了一圈,没发现有漏气的地方。修车师傅把车胎重装上,给我充足了气,还应我要求——其实当时我是让他帮我加固车链的护罩,他听错了——顺带给我充了后轮。我付了一块钱辛苦费,骑上车悻悻而归。
  就在我回校的路上,我发觉车子越来越难骑了。到了学校门口才发觉车后胎已经瘪了。
  这算怎么回事呢?前胎跟我开了个玩笑,后胎接着闹?
  回到公寓前,找管理员借打气筒,管理员说没了。转碾来到二公寓,终于借到了打气筒,但打了半天就是没把气打进去。我拔了气门芯想检查,最后一点气也因此被放掉了,但却没检出什么成果。再看看打气筒的嘴,发现少了块胶垫——没有这个东东,两个嘴就封不严,气自然全跑掉了。我把打气筒还了,推着扁了后轮的车子放到存车处锁上。
  难道又是本命年?

06-19 宣传部的岁月
  今天上午9点半,刚上完一门课出来,在教学楼前看到一位保洁员在摆弄几张展板,看着有点眼熟。走近时我停了下来,看得仔细了,其中有几张是摄影大赛用过的展板,反面写着照片号码和我们粘上的主题;有一张是紫色的,是上学期刘FF做的为地学院合唱团招新的海报;之前看到的一张红色的,似乎是上学期寝室卫生评比结果的公告,也是刘FF做的;压在一沓展板下面只露出半截的另一张海报,看起来像是画上去的,不知道是不是地学院元旦晚会的那一张。
  保洁员把那些展板搬上了保洁车,缓缓地运走。我的脚步忍不住放慢,跟在她的后面,只是在礼堂附近她就拐弯了,而我的方向是寝室……我无奈地看着那些展板远去,也许它们将要被当垃圾处理掉。我原以为可以将这些海报留给下一届的院研究生会宣传部做参考,好让他们看看他们的前辈的漂亮成果,现在看来没机会了。可惜了那张元旦晚会海报,花了我那么多心血,再没有人见到了;还有那张漂亮的合唱团招新海报;研究生会成员简介的海报不知道有没有夹在其中,如果不在,也是迟早的事罢了……
  我总是忍不住想收藏一些东西,但似乎太不现实。那些展板和海报,就这样没了;那些宣传部的岁月,就这样去了;和研会同事们一起共事的日子,就快结束了。
  但愿回忆长存,友谊长存!

06-16 最后的战役
  周杰伦有一首歌叫《最后的战役》。今天考完英语B的时候,我就在想,这一场考试会不会是我人生最后一场像模像样的考试?尽管19号还有一门《计算流体力学》,但那是以做报告的方式考的,而且主体部分我已完成。也许当我继续读博时,还有机会重温考试的滋味。从小学一路考过来,到了高中考试数量达到顶峰。如果今天这门考试算是最后一门,那对于我算是一个时代的终结吧。十八年了!有人会像我这样怀念考试时代吗?

06-14 梦蝶
  梦中的蝶儿
  飞过我的故乡
  歇停在我的守望
  童年的小河
  依依流淌
  
  梦中的蝶儿
  轻舞在花海上
  静思于花之心房
  晶莹的双翅
  是花儿凝结的芬芳
  
  梦中的蝶儿
  闯进了我的天堂
  洒下点点鳞光
  我所有的快乐
  都随你去了远方
  
  ……

《夏至》上有2条评论

  1. 怎的?你不爽?不爽可以不看嘛,哪能满足每个人的品味呢。我又没你那么好文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