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做饱死鬼

  最近的日子真是艰苦。好不容易熬过了向人借债的日子,但假期却来了,东西要搬,车票要买,到了上海还要过日子,而且那边的食堂是套餐式的,想省钱都不行,于是乎,没肉吃的日子依然继续。
  上周二的时候三四节上课,第四节上到一半时,搭在肚子上的手感到一阵震动,我的第一反应是手机来短信了,但同时听到的“咕……”的一声明显是从肚子里面传来的。那一瞬间我沮丧无比,这么久以来一直在亏待我的大卫同学,兄弟,我对不住你啊! ToT
  最近每天晚餐都要带一个馒头回去当夜宵。以至于我艰苦朴素的故事几乎传遍了大江南北,今天去吃饭的时候连吴佳同学都听说了,唉……不知道明年的《感动中国》会不会有我的提名。
  昨晚研究生院为离京派饯行,幸亏导师此前一个改主意,让我突然重新转化为离京一派,可以不付钱的白吃一顿。于是乎几十号人一同到玉海园的金百万狂搓一顿。酒是喝了不少,但我总能在头重脚轻的间隙对桌上的大鱼大肉下手。被憋了一个月的大卫同学真是表现出众,被填了这么多酒的情况下依然这般清醒。那盘羊肉,那只烤鸭,那盘牛肉,那盘大鱼,那盘扣肉,那盘炸虾,那盘蒸蛋……大卫好久没跟它们打交道了。吃完饭后集体去K歌,还打包带走了两只烤鸭。晚上回去,女生不吃烤鸭,这一大团肉被带回男生寝室,被我们继续瓜分。想想之前那只烤鸭还是被厨师切成一片片地摆在盘子里用面皮包着吃,现在正被我们用手大把大把地掰,那一刻我真觉得自己像个皇帝。
  今天吃午的时候,从食堂各窗口前一路地走过,看见那些荤菜时心里只冒出一个词:垃圾。然后仰起头大义凛然的向素菜窗口走去。打完菜后正好发现大头也在,于是同桌而吃,看见他盘里摆着一只鸡腿,我真想深情地表达我对那只鸡腿的不屑一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