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2月28日

冬至日,主管涉外事务的Z主任突然随口问了句:冬至的英文怎么说啊?
坐在旁边的H同学愣了一下,说:Winter is coming.
临近新年,单位组织联欢。坐在后排的N同学略有些近视,看不清节目单。
N同学:第一个节目是啥?
H同学:创新舞蹈《你看起来真好笑》。
N同学:咦?这节目听着挺有意思啊!
H同学:哦,看错了。是《你笑起来真好看》。
W同学抱怨养娃太辛苦,每天晚上都在娃哭的声音中煎熬。
H同学:我推荐你一首神曲,可以用来镇娃哭。
W同学:什么神曲?
H同学:张惠妹的《停!孩》。
W同学:???
H同学:记得那句不?“停~~~~!孩哭的声音~~~~”

2020年11月10日

深秋,群友们在晒秋天的各种美景。有群友感慨:碧云天,黄叶地,西风起,展秋意!
H同学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自动脑补出一副画面:东汉末年,张角宣扬“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然后带领黄巾军起义……
想到这,H同学心潮澎湃。
H同学:这是要搞事的节奏?来,让我们扛起锄头,拿起镰刀……
群友:你要干啥?
H同学:去种地。
H同学和WQ同学在讨论要不要参加即将在某地召开的学术会议。
WQ同学:我想回我的母校看看。
H同学:我也想去看看你们学校。
WQ同学:好啊我给你带路。
H同学:你这样让我觉得自己像鬼子……
WQ同学:你这样让我觉得自己像二鬼子……
H同学去食堂吃饭,打完饭找座位时与C同学偶遇。
H同学:你不是昨天值班。
C同学:对啊。
H同学:今天不休息?
C同学:我热爱工作,工作使我快乐。
H同学:觉悟高!给你点赞!
C同学:你不是昨天也值班?
H同学:对啊。所以我今天休息啊。
C同学:那你还按时来食堂吃饭?
H同学:我热爱吃饭,吃饭使我快乐。

2020年9月17日

不知不觉,2020年已经过去了大半年。许许多多的足以载入史册的大事,像浮光掠影般,留在记忆里。本以为疫情的存在,应该能让我清闲点,能多写写东西。可谁知,忙忙碌碌就大半年过去了。博客如果是个院子,那杂草都该长得老高了。

许久不写博客。回头看以前博客里写过的内容,满满的都是学生气。然而,实际上,我已经离开象牙㟷很多年。有时候想给博客的荒废找点理由,说什么正在被生活毒打,想了想总觉得还是太矫情。小李说,博客不是负担。嗯,空白过的时光就让它空着吧。我无意要保持什么续更记录。

正好和博客里的过去做个决断。

在这决断的空白日子里,好几次想要换一种生活方式。最终因为各种原因没能成功。我怕老领导不高兴,怕导师不高兴,怕曾经一起努力的小伙伴们不高兴……我总是怕这怕那。小李说我是个怂蛋。我竟无法反驳。

平静的生活,有人觉得像一滩死水,渴望狂风暴雨;有人觉得是难得的安逸,岁月静好不就是这样?

晚上突然重温了《阿甘正传》。看着阿甘同学经历了各种狂风暴雨,仿佛自己也跟着经历了一回,到头来,心心念念的只是和自己的爱人湖边树下。想起自己已经拥有的生活,和那些蠢蠢欲动的心思,愧疚得止不住眼泪。